詹程開/錢江晚報

  孩子的教育對每個家庭來說都是頭等大事,不少家庭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將孩子送到校外培訓機構進行“加餐”。隨之而來的是校外培訓行業亂象。

  在今年初召開的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上,民革省委會和省政協委員盧彩柳、萬曉萍分別提交提案《重拳出擊整治民辦教育培訓機構培訓亂象》(第69號提案)和《關于規范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建議》(第526號提案)。

  省政協把這兩個提案打包成“整治校外培訓亂象”專題提案,主席會議審定后列為重點提案,由省政府副省長成岳沖領辦,省政協副主席馬光明協辦。

  9月28日上午,一場“整治校外培訓亂象”專題重點提案辦理座談會在省政協大樓召開。

  校外培訓機構問題重重

  現有監管措施難以覆蓋

  民革省委會曾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了專題調研。

  在當天的座談會上,省政協委員、民革省委會專職副主委劉凈非說:“校外培訓機構存在證照不全隱患大、虛假宣傳影響差、盲目教學質量低、強制收費秩序亂等問題,現有的監管措施難以全面覆蓋,給孩子的身心健康帶來嚴重的影響。”

  依據規定,舉辦正規的社會教育培訓機構,應當具有教育部門頒發的辦學許可證和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核發的營業執照。然而,不少培訓機構存在證照不全和證照不符的情況,部分培訓機構辦學情況就是一間小套房、一塊小黑板、幾張課桌椅,因陋就簡、逃避監管、違法辦學,場地設施陳舊,安全隱患嚴重。

  還有很多培訓機構采取謊報名校錄取率,夸大提分效果等手段,在招生中大打廣告戰。以名師“一對一”、“小升初”名校沖刺等字眼奪人眼球,違規組織小升初摸底考試,為民辦學校提供招生代理,對應試教育推波助瀾,給基礎教育的健康發展造成嚴重不良影響。

  校外培訓機構任職的教師,除少部分是民辦學校的教師或退休教師外,有不少非正規師范類院校畢業生甚至待業青年,無教師資格證,無教學經驗等。有的機構抓住家長看重學生分數的心理,亂漲價、亂收費,強制要求家長一次性交納一學期、一年的學費。

  沒有休息天也沒有假期

  小學生鄭妙:感覺好累好累

  培訓班對于學生來說又意味著什么?在座談會上,杭州拱宸橋小學六年級的鄭妙,作為界別群眾代表發言,她給大家講述了她的“培訓班生活”。

  鄭妙說,從幼兒園起,她就泡在各種校外培訓班里,隨著年紀不斷長大,畫畫、舞蹈等“興趣班”變成了語數英科等學科類的“培訓班”。“在我身邊,同學們少則2-3個培訓班,多則6-7個培訓班,比比皆是,只有極個別的同學沒有培訓班。”

  鄭妙說,她和同學們白天在校園里享受著“素質教育”的歡樂,放學后和周末假期則接受著魔鬼式的訓練,奔赴在各大培訓班的路上或埋頭在書桌前。

  “我沒有休息天,更沒有假期。什么暑假、寒假、國慶長假、春假、秋假、六一節、生日……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節日,感覺真的好累好累。” 她希望,語數英科等學科類知識在學校里就能學到,不要再到培訓班去學。

  整個治理工作

  要求在明年6月完成

  提案承辦單位高度重視提案辦理工作,開展深入調研,充分聽取意見,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管理。

  今年4月,省教育廳、省公安廳、省民政廳、省建設廳和省工商局聯合印發了《關于印發浙江省開展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方案的通知》,在全省范圍內開展集中整治。專項治理主要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部署發動、全面排查;第二階段是宣傳引導、分類整治;第三階段是鞏固完善、專項督查。整個治理工作,要求在明年6月完成。

  “針對‘培訓熱’‘競賽熱’以及民辦學校違規‘掐尖’招生等突出問題,我們已經在努力,標本兼治打好組合拳,著力化解學生及家長的課外負擔、經濟負擔、精力負擔。”作為提案主辦單位的代表,省教育廳韓平副廳長介紹了相關措施推進情況。

  在座談會現場,其他提案會辦單位也都補充介紹了相關的辦理情況,稅務部門表示,實時開展重點征收稽查,對校外培訓機構沒有按照稅法規定納稅的,將依照稅法規定嚴格處理。

  “校外培訓機構收費,我們下一步將加強收費行為監管,堅決杜絕收費方面違法的行為。”省物價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不少從事或關注教育工作的省政協委員,也在座談會現場對“整治校外培訓亂象”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省政協委員、縉云中學副校長丁敏林建議,在當前背景下應及時調整部分大學的招生政策,去掉那些通過提前過度培訓獲利的競賽、自主招生相關條件,控制“三位一體”和自主招生的規模,讓“劇場效應”中首先站起來的人愿意坐下來,對部分需求用政策來截流,給市場降溫。

  省政協委員、杭州高級中學校長蔡小雄則對三個群體作了呼吁,呼吁家長們不要太關注“鄰居家的孩子”,要真正喚醒孩子學習的熱情,要讓他真正把學習內驅力發揮出來,尋找他們的學習興趣;呼吁教師要敬業,千萬不要把孩子往培訓機構去趕。呼吁學生,要學會自主學習,主動學習,只有自己真正感悟領會過來的知識才是永遠永久的知識。

  (原題為:《省政協聚焦校外培訓亂象》)